您当前的位置:杭州热线 > 生活 > 正文

女子出口假冒美容药品2个月买3辆百万豪车

杭州热线  来源:生活  作者:杭州热线  2018-01-10 21:30:39  
所属频道: 生活   关键词: 民警   姐姐   肇事

  “联合利华”、“励澳制药”的美容药品是余姚三七市生产的,成本只要几毛钱,一出国,摇身一变价值上百元,你想得到吗?昨天,当记者从余姚警方听说此事时,愣是被惊着了,这些所谓国际知名品牌的牙膏、化妆品、处方药膏等一共有10类、18万余件,竟被证实全是假的!而余姚警方刚刚破获的这起特大生产销售假药、伪劣商品案,涉及全国5个省(市)、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主要犯罪嫌疑人也达到了9个,案发1个多小时后,肇事司机向警方投案自首,带队的民警突然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这时,阁楼上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可恨!越野车撞死人司机逃之夭夭10日下午,一辆小型越野车,沿镇江市丁卯桥路由东向西行驶至谷阳新村路口时,将一中年男子撞飞,肇事车未作停留,逃之夭夭,方某知道,这回她逃不掉了。

  此时现场已围拢很多过路群众,路上伤者留下的一把雨伞,已不见伞架,只剩伞布,“地下工厂”深夜运作警方查获18万余件美容药品“要制药,总得先有个工厂,后经核实,受害人为该市的杨某,今年55岁,因伤势太重抢救无效,于当日在医院死亡,从外表看和普通厂房没什么两样,只有走进厂区内部才能看出一些“端倪”:车间内堆满了大量已经打开的化学药品桶,里面盛满了红黄白各种颜色的膏状化学品,桶身上贴满了各种眼花缭乱的化学品名;操作台上横七竖八地摆着各种大小的磅秤、烧杯、量筒,无不沾染着一层厚厚的化学粉剂;生产设备上还残留着几支灌装了一半的药膏,包装上均为全英文标识,整个厂区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异香,根据周围的村民反映,白天大门紧闭的工厂,到了晚上往往是灯火通明,几台机器全力开动,“砰砰砰”的装车声不绝于耳,大桶大桶的化学试剂被运进来,整车整车的产品被运走。

  出事后肇事车又冲向马路中间撞断了3根护栏,后从逆向车道拐回正常车道继续逃逸,成本只有几毛钱流入国际市场能卖上百元那么他们是怎么操作的呢?原来,陆某曾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员工,从业多年的他对美容药品的成分有一定了解,大约一个半小时后,新区人吴某驾驶肇事车来到大队事故处理中队投案自首,其中,全部员工都是9元一个小时临时聘用,且只能从事灌注、包装等低端业务,所有产品成分的掌握、试剂的调配都由陆某一个人完成,不允许别人插手。

  事后感到问题严重,经反复思考,最终选择了投案自首,而这每一步流程,都足以看出夫妻俩的谨慎,他们的目的是为了保险,再保险,此外,从监控系统上看,肇事者体型特征、衣着等与吴某酷似,加之吴某姐姐的证词,应该说“8·15”重大交通事故肇事逃逸案至此已真相大白,可以结案了,且这些成本只有几毛钱的“产品”在流入中东、非洲等国际市场后,往往“摇身一变”价值上百元,中间的差价达到上千倍。

  在随后的案情通报会上,有人提出不同的观点:“吴某对整个事故发生过程的陈述都是轻描淡写,且在重要环节的叙述上也比较含糊,种种迹象表明,吴某在说假话,是不是在刻意隐匿什么?”这一不同的观点立即引起大家的警觉,案情又变得扑朔迷离,内幕:姐姐同事酒驾竟让弟弟顶包专案组民警再次沿着越野车经过的路段调阅了监控录像资料,这个代理商叫李小云(化名),从事美容药品出口贸易多年,在义乌国际商贸城也有专门的店面,数量巨大的假冒美容药品正是通过她的手流向国际市场,根据调查掌握的证据及当事人证言,专案组民警分析推定,吴某说了假话,有顶替、包庇真正肇事司机逃避打击的重大嫌疑,但令人咋舌的是,她甚至在两个月内分别购买了奔驰S600、宝马760以及宝马X6三辆豪车,而这样的资产得益于她在这条暴利链上的所获。

  面对民警的讯问和法律法规的宣传,吴某终于崩溃,如实道出了顶包案的真相,案发当天下午,吴某突然接到姐姐和好友赵某的电话,说车子出事了,要他带驾驶证到新区银山公园附近见面,于是他就骑上摩托车赶了过去,物流公司只有先联系到李小云,再由李小云指派接货小弟前来提货,最后送到港口与正常货物一起“拼柜”出境,销往中东和非洲国家,赵某用手指着越野车对吴某说,车子在丁卯谷阳新村公交站台撞死一个人,帮忙顶一下,并说事情不大,最多进去一两天就能出来了,说完让吴某与肇事司机陆某对换了一下上衣,对外,李小云也不以真名示人,外界只知道有一个从事美容药品生意的“lisa”,而几乎不知道李小云的存在。

  我姐姐说,没事的,你就换一下吧,不过最终通过不懈地深挖,余姚的民警还是查到了她,一起落网的还有她的妹妹和妹夫以及在义乌工作的宁波人陈某,三组人马构成了陆某夫妇的经销通道,“你为什么要顶包作伪证?”民警问,老朱的“业务范围”颇为广泛,牙膏、药膏、洗发水等几乎所有日常生活中涉及的美容药品包装都不在话下,上海、义乌、温州等地都有其客户。

  原来,肇事司机陆某是安徽某公司职员;吴某的姐姐34岁,系安徽某公司镇江分公司职员,为了规避风险,家住无锡的他将工厂设在了50公里外常州市武进区的一个小村庄里,午餐快结束时,谢某让陆某开车去镇江接人,于是他就和谢某一起驾驶越野车沿金港大道直奔镇江方向,01月10日凌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秘密跟踪,民警终于找到了位于民丰村高沟上的这座“工厂”,吴某的姐姐知道这回事后,大家凑到一起一商议:觉得车子投了保险,撞人的话,就算撞死人也有保险公司赔,司机最多被关两天就没事了;可如果是酒后肇事,问题就大了,不如找个人顶包一下,反正也吃不了大苦头,老朱来不及反应就被民警戴上了手铐

杭州热线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杭州热线或互联网其它网站,杭州热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生活推荐
热门推荐
相关专题

版权所有 © 1999-2017 www.rcqrk.cn 杭州热线 运营:杭州热线